Scott Heather Hawk

听说华山是副本万金油,论剑脚底抹油😜
大号胜率20%,估计是运气全点在小号上了ba
感觉我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开一个论剑号,然后日常在b站单口相声?
(虽然也有被直接按在地板上被捶致死的时候)
但是总体来讲还是很满意——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在clx这个完全没有手速可言的战斗系统里,为什么我可以不靠技术成为华生赢家?
答案是氪(卡)金(级)
【真相是:我一个5800s修为的家伙看了看榜首的赢家们,发现他们都是七八千修,于是打消了打架的念头】
(这个号不氪金的)
所以讲了那么多的重点就是我!也!是!行!云!流!水!的!人!了!
请疯狂催促海撒录视频!
顺便 @聪明的九块钱☆ 你鹤可能是真的有天生的能够带有速度加成的肾上腺素

黄乐,又不见了。
原来每个月讨债是这个时候吗??
等等,是不是和暴发户谈交☆易去了?
还是和华无痴……?

由于《忱忱幽思》和《采兰》的基调都太压抑
海撒决定
写一篇智障弟子欢乐多的励志HE!
名《跟随领导人搞好建设》
讲述武当民众林鹤在被四合院氪金大佬集火打压后担起重振帮派大业的故事。
目前已和其他两篇同步进行,喜欢请毫不吝啬地关注!

华武鹤play(误)
被师父调戏。心里伤感。
顺便师父是华仔的√华武tag就不占了

给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谱了曲
(是最喜欢的诗人的最喜欢的诗)
是仙气十足的√配器还在考虑,要配起伴奏来估计会挺复杂
照样因为保护作品只放数字版的
想听dd我

猜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
镇!玄!!匣!!!

【武暗BL】忱忱幽思 五

说没坑就没坑的海撒√
这章真的很水,当作概括看吧

翌日,林忱拜别了师姐,打包好要穿的衣服,带上他仅有的银两做盘缠,将一把刚开刃的刀和新做的香囊别在腰间,骑上马出发了。一开始雇的那个车夫向东走快到江南的时候竟然把林忱就地放下,接下了报酬更丰厚的另个单子。这单纯的孩子做梦都没想过还有这等事情,好说歹说才拿回了一半的车钱。既然到了江南,林忱也不愿白来一趟,索性绕路去欣赏闻名遐迩的芳菲林。晚春的香风撩起了他的鬓发和衣摆,从树梢上摘下一片柔嫩的花瓣蹭过他的脸颊。他不想那么快离开,便又去水上独自驾船,直到黄昏吞噬了他的影子,才急急忙忙地上岸,差点迷了路。当晚他露宿在森林里,有什么声音忽然唤醒了他。他才迷迷糊糊地坐起,就迎接了一场与盗墓贼的恶战。幸好林忱近来功夫长进不少,以敏捷的身手赢过了那群盗墓贼。这一战下来让他警觉了不少,撑着困倦的眼皮翻身上马,冒着黑夜继续赶路。

他迷路了。在一片毫无人烟的林子里转了一个早上,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心里害怕得紧,他就蹲在小溪边不停地喝水。江南气候温润,蚊虫自然多一些。林忱才在水边歇了片刻便被咬了一脖子的包,本想趁此宁静的中午打个盹儿,结果难受得硬是睡不着,只得再度上马,向东方的金陵小跑而去。过了水乡一带就有了踪迹可循的古道,而且是师父带着他走过的,于是再也不用担心会迷路。此行他本有短途可取直达武当山,却故意饶了远路经过金陵,只是想去见见蔡居诚罢了。庄原桓可以骗他,师父可以和庄原桓一起骗他,可蔡居诚与他们不通消息,是不会晓得他们在弄什么玄虚的。林忱要问个明白。师父究竟是死了,还是仅仅留下一把剑,骑行在落日的余晖下挥手逍遥去了。

然而当他风尘仆仆地扎进那满是飘飞的红衣裳的楼宇时,一切的变化再次惊得他恶寒。蔡居诚不在楼里,这条街也换了主人。听闻林忱如此问起,那主人道这武当叛徒早已被人接走了,多半是回到山里去了。这一句话便把林忱打发上了接下来一个月的旅程。林忱也不是傻子,就算是白天黑夜地骑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摸到武当山的山脚。他坐在一家酒肆里啄磨了一晚,终于下定决心拨出一部分的盘缠,还卖了自己已经倒背如流的《暗香武籍》才凑足了钱,低价买断了一些滞销的物资,第二天再拿到稍远一点的别家的市场上去卖。事实证明林忱的临时生意做得还不错,经过数天的周转,他拿到了一袋白花花的银子,包下了城里最快的车马,连夜向目的地赶去。

玉虚宫传来师弟们的呼声时林幽正在帮纳穗的郑居和数钱。他算数之余瞄了一眼窗外,以为不过是女香客又来扰乱罢了,而庄原桓正风风火火提着快要拖地的衣摆从金顶跑下来看热闹。随行的还有一大票刚入门的小道童,等着师兄给他们发课业做。

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林幽没什么心思应答,多半又是哪个师弟想瞧瞧他那浪得虚名的明月剑,好回去跟伙伴们得瑟。庄原桓在房前叫了大师兄几声,郑居和也回应寥寥。届时门外冲来一个瘦小的黑影,连滚带爬地闯入屋子,嘴里不知唤着些什么,总之浑身都是灰土,跟叫花子一样。郑居和并未作出激烈的反应,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微微张嘴欲要劝阻。林幽叹了口气,起身去为大师兄解开这人的纠缠,却听得那家伙一声嘶叫:

“林幽!”

林幽一抽,伸出的双手忽然僵住了。

“林幽!师父!”

“这是……”庄原桓才急忙地跟过来,“林……”

“师父——”那孩子跪在地上,四肢脱力,使尽全身力气呼喊着,“你看看我呀!”

不知是不是这些日子太过艰苦,压垮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本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坚韧的少年杀手迸发了生来所有的哀痛,大粒晶莹的水珠从眼中滚落,粘住了睫毛,将他脸上的尘灰冲刷干净。庄原桓撇过头去不忍直视此撕心惨状,而郑居和只是默然不动地看着。他还记得几年前也有个人这么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绝望地嘶喊过,却怎么也没有如此的悲凉之情。

“你看我一眼,我是你的徒儿,我是林忱呀!”

庄原桓深深吸气,瞪了林幽一眼,就好像他早预料到一样,转身欲走,顿了一下又停住了脚步。

“大师兄,掌门师父说让你去找薛师叔领些物资给管理库房的师弟。”

郑居和反常地没有应声,目光胶着在瘫倒的林忱身上。半晌,他看了林幽一眼。庄原桓风一般地离开了,他也不紧不慢地带上了门。

房间里只剩林幽和林忱两个人,敞开的窗子外边传来两位师兄驱散围观师弟的吆喝声,还有一阵穿堂而过的清气,将那孩子麻木的心吹凉了半截。

“进步很大。”

他垂着头,眼前只有光滑的地板,见不到林幽紧锁的眉头和颤抖的手掌。当头顶上冒出他所熟知但早已陌生的嗓音,他掩住面颊,喉中一紧,再次止不住地呜咽起来。师父知道他想要的哪里是这种白话,却霎时间失了声,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忱忱,对不起,是师父错了。”

可是他两年的煎熬盼来的怎么也不会是一声道歉。林忱最想知道的,无非是他为何选择离开自己。

而林幽只是站在桃树下的风中,墨色的长发遮住了鬓角,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聪明的九块钱☆ 忱忱你不要打我,打了就没有师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