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 Heather Hawk

有个非常玄乎的新脑洞,大概是道德经一类的东西

是最近看道德经看出来的(这本书真的很玄,而且它为什么讲得那么有道理啊虽然玄我却无法反驳!)

脑洞名为浮生津
大概是清冷治愈风,大概会不知不觉地灌输道德经里的各种“歪理”(玄乎)
以下是分章:
序 也许是漏掉了什么
一 这一辈子的世界大不一样
二 熟悉的梦里有奇怪的人
三 对岸笼罩在迷雾中
四 远处的山头传来鹤唳
五 奇怪的地方有熟悉的人
六 虚虚实实似或存
七 不像以往,有那么一点悲凉
八 溪水顺着乱石逆流
九 见过阴阳鱼没见过阴阳树
十 轮回始于象帝之先
十一 三个著名的哲学问题
十二 反复使用的驱壳
十三 乱动则浊,自己反被自己误
十四 前朝四百八十事,多少缠绵烟雨中
十五……后面的还在脑补

总之是个人发现自己前面过了好多辈子的神奇经历,然后学会放下学会看开,然后就有了道德经各种歪理。
会走比较轻松但是纵深的路线,不想写什么严肃文学,只不过是借这个脑洞深入理解一下道德经罢了。
更多的含量是给自己看,不过对道德经有兴趣的看官也可以悄悄关注……的……吧……(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顺带一提设定:
浮生津,就是个渡口,连着一条小河流入仙境,再变成小溪,跟着小溪走就能走到常静树。喝了浮生津的水的鸟兽会变成妖,命运会与这个诡异的地方相连。
常静树,就是棵树,会开桃花,但有时候也开一些神奇的花,有时候结一些奇怪的果子。它的根就是浮生津发源的地方。似乎有一些玄妙之处,但没人具体知道它是什么。

至于这两个人,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小妖精啦:

陈清 字玉烟
“不动则清” “蓝田日暖玉生烟”
常静树的看守,却经常不在常静树旁边。本是只鹤,因为好奇喝了浮生津的水而变成了鹤妖,命运也与这个诡怪的地方锁在一起了。又因为贪恋玩花折了常静树一枝而被惩罚不能将翅膀化去,变成人形时必须背着翅膀走。

霍白 字和尘
“和其光,同其尘”
常静树滋养长大的白狐,从小就喝浮生津的水所以渐渐变成了狐妖。和尘是一位老者为他取的字,坚持拒绝陈清给自己取名姓的提议,最终还是接受了“霍白”这个名字。

啧啧,连名字都是道德经…
这书很洗脑啊!但是强烈推荐去看!这书压根和道德没有关系!它是一本哲学书!哲学书啊!老聃您为什么那么厉害!我是您的粉丝!您什么时候开见面会我要您的签名!

鬼迷心窍玩了男主攻略小姐姐

感觉即使是男主也依然是个少女心满满的手游啊
而且
为什么没人写男主BG的文aaaaaaa
明明也可以很有料
(算了吧,明明是你自己觉得叶雪青很好)
(emmm花将离也很可爱!和燕哥一样最好养活的)

红月(吸血鬼视角,西幻AU)

前两年用英文写的小故事,翻译一下发上来。
大致的故事:
百年以来,人类想尽办法铲除吸血鬼对自己的威胁,然而在格兰加郡以吸血鬼亲王萨拉查·别西卜为首的吸血鬼们却十分顽强——尤其是维特家族。五十年前,巫师公会与格兰加郡人民联合进攻并烧毁了维特城堡,暂且压制住了吸血鬼贵族的嚣张气焰。但近来公会一再接到民众遭吸血鬼和狼人袭击的报案,不得不再次插手解决种族冲突。
据消息,作乱狼人聚集的地带正是昔日维特家族所管辖的城镇。听说维特家族幸存的儿子在这里镇守,履行家族里公爵一向的职责——满月之夜用魔法镇压狂躁的狼人。巫师公会对他判处了死刑,将他钉在银十字架上,并用银锥刺穿他的心脏。
家族的又一次灾难令这些吸血鬼终于消停了下来,但自从维特公爵受刑以来,一只人类痛恨的“怪物”便开始时常出现。传言他食取人类的心脏,操控狼人袭击市民,且折磨并杀死前来讨伐他的巫师,只为从他们手里得到能够使人达到永生的“圣血”。这究竟和之前的动乱有着某种联系,还是另一桩惊人巨案呢?

【先放个引子上来】
【真·封建主义兄弟情】

一 家族画像

格兰加郡今日的光线不是一般地差,已经过了午夜却仍厚聚不散的阴云将大部分月光都打回高空,留下稀稀拉拉的一点银色光芒透下来。长风则在楼房街道之间迂回盘旋,与摇摇欲坠的老屋顶挣扎着,发出凄厉的喊叫。

所以,在这种阴凉的天气里维特城堡仍开着八楼的窗户便成了一件颇为奇怪的事。当小维特端坐在沙发上阅读新一期《格兰加郡每日八卦》时隐约听到楼道中传来的呼呼风声,就感到十分不对劲。他扔下报纸,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冲上楼梯,脚下的木地板被他跺得呻吟。

如他所料,一个衣衫单薄的男人系着松松垮垮的皮带,头发与胡茬都乱糟糟的,正立在那幅家族画像前小声言语这什么,脚下的地毯明显是被他肮脏的鞋底弄湿了一小片,才摆脱了灰尘的常年掩盖呈现出深深的酒红色。小维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倒是担忧地望向右边的窗台。果然,寒湿空气毫不费力地冲进城堡里作乱,两扇老玻璃窗可怜地在风中摇摆。

“事情本来不会变成这样的,我真的向你保证,赛琳娜,我原以为一切都会好好的,哪像现在这样破事一堆一堆的。”

“又来,你又来。”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抱怨。自言自语的男人转过头去,看见小维特从楼道的阴影中现出身来。

“昨天你刚来过,前天也是。哦,还有大前天。什么时候开始来着?哦,一个月前你就开始在这儿了。”小维特听见自己嘴里一下子蹦出一长串话,总觉得不太对劲,“还有,你他妈的能不能不要老是走窗户?恭请您老先生有事儿从门进。敲门你他妈的不会吗,费尔?”

然而被称呼“费尔”的男人对小维特的抓狂没什么兴趣,继续盯着那幅画像。“我才不喜欢你家那扇大厚门。早就告诉过你。”

“下次你走门我才放你进来,不然我立刻把你扇出去。”小维特闻言瞪了一眼那幅画像,气得一甩袖子。

“那,好吧,随您的便了。”沉默了片刻后费尔开口道,慢慢悠悠地走过去将窗户关紧锁好,“呃,小维特,你兄长怎么样了?我看他最近旧伤复发了吧。”

“啊?”小维特似乎挺惊讶,蜷起的手指揪住袖口的花边,“是的,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

随即他的脸忽然阴沉下来,指着费尔的鼻子叫道:“你这家伙,你肯定是在自己的塔楼上向我们城堡里偷看!”

费尔听见这话止不住地笑。“我比你更了解他,多了去了,小维特。”说着又将视线转回到画像之上。这可是一幅不小的画像。费尔不大记得请了,但它大约有两米长,宽也有一米。虽然这一整曾楼都因鲜有人来往而蒙上了灰,这幅画的色彩却还算鲜艳。深色的背景下十几个人,高高低低地簇在一起,有男有女,也有老人和小孩,最边缘还有一个略显稚嫩的年轻男人,很明显是后来添上去的。

“不错的画像,而且很大。漂亮,埃德蒙,你一定会是位优秀的画家。”就在这幅画快要完成时,费尔的父亲曾这么对他说过。

五十年前,是费尔把自己的整个家族画在了上面。他和同辈堂亲们看起来都还那么顽皮活泼。至于站在他们身后的父母们,则是那个时代混血运动的先驱。费尔的父亲是个吸血鬼,母亲是狼人。家族里最年长的伯伯,老维特公爵,是他父亲的长兄,而公爵夫人是一位人类女巫。画像里还有些其他人看上去挺眼熟,但仔细想来都令费尔觉得陌生了。

“您老什么时候才打算走嘞,费尔伯爵?”小维特扁着嗓子质问道。

“我才不走——除非我见到他。”费尔在胸前交叉双臂。

在以前,他同辈的堂亲太多,以致于大人根本照顾不来,但他们的那位长兄是永远不会被冷落的孩子,因为那是未来的公爵继承人。噢,他可还有一位长姐,若不是一件意外发生,原本她是要承袭查瑞拉姑姑的伯爵位子的。费尔其实也有姐姐,但……

“我哥在照例镇压狼人。今天是月圆日,这你最清楚。”小维特不情愿地噘着嘴。

“他有些吃力,我猜。”费尔整个身子瘫在栏杆上。

“好吧,这次我得同意你。”

“好的吧!”费尔打了个响指,手肘支着栏杆,“我早就准备好替你们收拾了。”

“我只能说你不太靠谱。”小维特瞅了他一眼,转身下楼。

“至少不像你似的,毛用也没有。”费尔快速跟随着小维特的步伐,消失在了楼道的阴影之中。他火热的心脏重击着胸腔,暗自害怕他们去晚了是否会出条人命。

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但现在还不是讲故事的时候。

我和我的便宜师父【武暗,虐,快餐文学】

武当林幽x暗香林忱,和正文剧情有一定出入
纯粹因为正文没写完所以放出这个混更

Day1


那天林幽好不容易放个年假,正在金陵闲逛,带了点家乡的土特产打算到玲珑坊看望蔡师兄,却在这时接到一通刘艺阳的电话,一边骂他臭道士一边好言恳求道哥啊办完这事我就劝我姐跟你复合。


林幽:“妹啊,看你这样子非奸即盗。”


刘艺阳:“你正好在金陵,替我办件事儿呗。”


于是林幽答应了她替她寻找一位外出的小师弟,那时候林幽还是义士,这小孩子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让他看起来竟是红红的。


林幽击晕了那个追杀小师弟的刺客,然后试图表示友好地从C罩胸里怀里掏出了一张悬赏他的红榜单,并用自以为十分温和的语气说道:


“我是义士。”

忱忱吓哭了。忱忱虽然从小就容易被吓哭,但这次孤身在外又没有师姐照顾,还接二连三地被人追杀,脆弱的小心灵发出了咯嘣的声音。他不知道的是林幽的大心灵也发出了咯嘣的声音。


事后接受采访的臭道士林幽先生:我真的以为自己很温柔。

Day2


忱忱已经好久没有被人这样宠过了。


准确来说,是从来没有父爱的孩子。


“师父,你喜不喜欢吃金陵的糖葫芦呀!”


林幽:“给你。”


【忱忱】得到金陵糖葫芦×1


“师父师父,玲珑坊是做什么的呀?好多暗香师姐都往里面跑呢!”


林幽:“走,带你去。”


【忱忱】得到玲珑坊四分之一日游


忱忱内心:我的天哪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啊啊啊啊他好温柔他好撩我爱他啊啊啊啊!!!


林幽内心:我感觉我可能吓到小孩了。

Day3


忱忱喜欢小点心,各种小点心,尤其是甜的,比如说有点酸的糖葫芦(?)


林幽也喜欢各种小点心,闲暇之余还跟人家姑娘学了一手,只是平常一个人过日子,做了也只是自己吃,从来不知道这做的到底怎么样。


“忱忱。”


“诶!”


“想不想吃绿豆糕呀?”


“想!嘿嘿。”


于是师父撇开忱忱伸过来的小脏手。


“手脏,别抓,一会儿吃了生病。来我喂你,啊——”


“啊——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林忱首次因为绿豆糕太好吃而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Day4


忱忱想学做桂花糕,因为师父曾说过喜欢桂花的味道。这天忱忱到街上去采买食材,不料遇见了一个暗影刺客,提着刀径直向他冲来。他躲闪不及,被划伤了左臂,正绝望地打算用篮子替自己挡刀时,那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奇怪,我明明是瞒着师父出去的呀,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呢?

Day5


师父也不是没有工作的,只是上班时间不太规律而已。喏,这一个月来他都没有离开过忱忱。


但是今天掌门师父来信了。

林幽,速回。

林幽快速地看完后将信藏了起来,转身继续研究糖葫芦制作教程。

Day6


忱忱在学做饭,却总是划伤手。这时候师父温暖的肚子就会从后面贴上来,一边替他处理伤口一边给他吹吹。

Day7


“忱忱,这包里是几只沉香,点起来味道很浓的,喜欢的话就带回去吧。”


忱忱喜欢缝香囊,就将师父送的沉香研磨成粉,偷偷地放进了师父的行囊里。


自己闻到沉香就会想到师父,那师父看到香囊会不会也想到自己呢?

Day8


“师父师父,你真的现在就要走吗?”


“嗯。忱忱在暗香要照顾好自己。”


“唔……”


“……”林幽不知说什么好,于是揉了揉忱忱毛茸茸的小脑袋,“……怎么哭了?”


“呜,我担心师父。”


林幽笑了笑,将他揽入怀里。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去趟中原而已。”


忱忱点了点头,没说他那两个去了中原就没有完整回来的师姐。

Day9


忱忱这辈子最怕墨菲定律,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墨菲定律。


师父真的就去了明月山庄。

Day10


忱忱不知道师父是做什么的,似乎是很危险的工作,而且很隐秘。


喏,今天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话都小小声的,还骗人说是在开会,明明就听到了开枪的声音。

Day11


忱忱做饭的时候又划伤了手,还沾到了盐,差点疼死个忱。


但是没有师父从后面围住他的小身子给他吹吹手。

Day12


过了三个星期了,师父给他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Day13


忱忱没事儿就开始肝游戏,渐渐习惯了独自一人的生活。

Day14


师父这个月音讯全无呢。

Day15


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独处,但还是好想念他。

Day16


给师父的信一个都没回呢,真的忙成这样吗?

Day17


不行,得给师父打个电话去。


……是空号?不,这怎么可能!

Day18


哼!打个电话给林幽大笨蛋的师兄!


“……什么?他失踪一个星期了?!不!我不信!师父他不是说他很忙吗,他肯定只是在工作而已!”

Day19


24个小时没有睡觉。


“喂,是林幽的朋友吗,我是他的徒儿,请问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啊——好……好吧。”

Day20


忱忱终于睡着了,是哭累了才睡着的。

Day21


林幽开门,发现屋内乱糟糟的,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蜷缩在沙发上。


林幽坐在他身边,俯下身去亲吻他的额头。


小家伙没有醒,只是在梦中哭着喊师父。林幽的心里一阵酸疼,将沾满血的外衣脱下,搂着他卧在了沙发上。


天知道这孩子两个月是怎么过的。一想到这里,林幽宁愿给自己一百个耳刮子。

Day22


一早林忱醒来,发现思念已久的那个人正把自己抱在怀里,虽然没了呼吸但臂弯中余热尚寸。他死前大概没有痛苦,看起来很安详:


手里握着一张字条,用鲜血写着“万圣阁”。

Day23


林忱冲进那群黑衣杀手中间,引爆了身上藏匿的炸弹。


不负责任地发个预告
《我和我的便宜师父》
是忱忱和林幽的苦(虐)命(狗)日常没错了√
顺便提一句正文我真的、真的有在写,只是没有更新而已

说,山竹,你是不是华山派的!

我万修了,忱忱
还在等你回来☆
哼哼做师父的要赶上你啦 @聪明的九块钱☆
(打死不氪金的海撒真的……挺不容易了)

闲着写了个游戏设定

♢每个角色有两类职业属性,分别为“思想家”和“战士”,多数人各选其中一种职业进行自由组合,少数人从其中一类中选择两种进行自由组合。

♢思想家


○领袖


提高盟友的士气与移动速度。


○哲学家


提高盟友的法力。依照阶级对自身法力与技能领悟拥有加成。


○炼金术士


提高盟友的杀伤力。对任何武器、装备、机器或药物的制造拥有直接精通技能。


○外交家


降低敌方杀伤力与士气。低阶外交家可吸纳无阵营部队,高阶外交家可吸纳任何阵营的部队。

♢战士


○骑士


对任何坐骑或机器拥有直接精通技能,对盔甲或保护装备有防护效果加成。高阶骑士可以为盟友提供保护。


○游侠


对任何武器拥有直接精通技能,并带有杀伤力与移动速度加成。


○法师


对不同难度的法术依据自身能力拥有精通技能。低阶法师以控制敌方为主,高阶法师以压制与大范围杀伤为主。

♢建议组合方式


○领袖+法师


○领袖+骑士


○哲学家+法师


○炼金术士+游侠


○领袖+外交家


○哲学家+炼金术士


○领袖+哲学家


○游侠+法师

今天全武当的NPC都这样吗!!
看来是全门派斩无极预警了
顺便巡山师兄你这个样子在地上滑动好滑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黄乐师兄怎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是要对富商斩无极了